奥特曼豆腐磚

[井白] 累了的時候 現實向

圈地自萌ʕ•ٹ•ʔ

感覺井寶比小白更容易沮喪,小白更偏向於理智分析和風雲淡定的人 根據這個感覺+自己腦補的產物 現實向 沒有明顯感情線 寫到最後我也覺得很莫名其妙xxd

個人是站all白的 但只要有白我都愛

正文:

作為183 組合的一員,井柏然雖然不會說自己是世上最了解白敬亭的人,但他必須承認,他和小白一起錄完綜藝之後,他可能是娛樂圈最瞭解這個小白兔私地下的樣子的人。大家對他的印象大概兩種:可愛乖乖文靜派和聰明機智吐槽派。但說真的,私下和朋友相處怎麼可能會是啥也不說或者是別人說一句你懟三句呢?其實他比想像中的更溫柔,更細心一點。就像每次錄製完畢之後大家一起去吃飯,小白可能還是會吐槽,但更多的是聆聽別人的吐槽,一邊埋頭苦吃,一邊聽哥哥們和嘉爾說起工作上的問題和趣事。每次吃火鍋,他總會記得提醒凱哥幫嘉爾叫鴛鴦鍋,因為他不能吃辣。而且比起節目上,更願意分享自己小腦袋裡想的事情,一說到籃球啊,鞋啊,演戲啊,那雙眼睛就開始發光。自己的戲都沒怎麼宣傳,但兄弟的戲就會難得地更博發梗圖,幫忙炒話題,足以看到他是一個很細心,很成熟的男人。

上一次去小白家,看到滿屋子的鞋盒還有他熟練地越過大量的障礙物去櫃子拿拖鞋給我的時候,我真的想不到比他更可愛的男生了。我在沙發上看著手機等小白給我煮泡麵,這應該是他唯一能拿出手的東西了,雖然我也好不到哪裡去。為什麼我會在小白家?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看到他微博發的那張圖,想起我們之前一起錄節目,看著他從客客氣氣到會回懟吐槽別人,再到183組合之後和他慢慢熟念起來,突然就微信找他,知道他今天在家就來了。

小白在廚房裏煮面,他其實也蠻驚訝今天井柏然會來,畢竟很少會約在家裏,而且約得那麼突然,但他知道井哥比表面看上去深沉得多,並不是沒心沒肺的人,所以也沒問什麼,就照常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等面煮得差不多之後,小白拿出家裏剩下唯一一隻雞蛋煎了,一碗熱騰騰的煎蛋方便面就出爐了。小白把面那到客廳,卻發現井柏然竟然在看夏至未至,連忙把去搶遙控器,但井柏然把遙控器放到衣服裡面,他知道小白不敢碰她“井柏然!這是我家!把遙控器還給我!那個面你還想不想吃啦!” “我作為客人,連覺得看什麼的權利都沒有嗎?怎麼,你害羞啊,演得蠻好的啊,讓哥欣賞一下你的演技嘛。”井柏然逗夠了小白之後把遙控還給了他,小白馬上在電視上播起了花兒與少年。井柏然拿起桌上的碗,開始吃起了麵條,面的溫度到了胃部,令整個人都暖了起來。這時候小白也不再嘲笑綜藝裏的井柏然,看著他說“怎麼這麼突然就來了。” “怎麼,不歡迎我嗎?就這麼久沒見,想你了啊 ”說完之後井柏然放下了麵條所剩無幾的碗,臉上的嬉皮笑臉也不見了,這個人挨上小白的肩膀“小白你真的太瘦了,肩膀硌人。“ ”得了便宜還賣乖,就你最壯。“小白笑了笑,一把推開井柏然,走到廚房拿出今天剛買的一打啤酒放到桌上,開了一罐遞給井柏然,自己也開了一罐。看著手上的啤酒,井柏然笑了笑 ”小白你記不記得我之前錄節目跟你說,我覺得跟你一起做任務最有安全感,現在我還是這麼覺得。總感覺...很多煩惱到你面前,好像也沒那麼重要,好像根本沒多大的事兒。”井柏然手上的啤酒喝完了,再開了一罐。“現在 ...有種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感覺,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在努力啊。“說完之後頭開始有點暈,井柏然躺在了小白的大腿上,從下往上的角度看著他,內心感嘆著小白真的人如其名,連脖子都白得不像話,加上喝酒的時候滾動的喉結真的性格得不像話。”時間會證明一切,現在能做的事就是盡力做好每件事,你到底做了什麼,只有在結果出來後你才會知道,所以要為了未來努力。不過你也別把自己逼得那麼緊啦,戲都上映就好好休息一下。”小白把井柏然手上剩一半的酒罐放到桌子上,把井柏然推在地上,起身把桌上的碗和啤酒放到廚房去,然後把裝醉不起的井柏然抬到沙發上不理,自己去洗澡了。洗白白後,一出來就看到本應在沙發的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著他熟睡後的樣子,小白只好嘆了口氣,幫他蓋好被子,認命地躺到床的另一邊關燈睡覺。

第二天早上,小白夢到自己被大石壓住,一下自就嚇醒了,醒來後發現自己動不了,原來是井柏然手腳並用想章魚一樣纏上來了。小白毫不留情一腳踢了過去,自己起床洗漱去了。井柏然揉著眼睛醒了,只看到小白的背影,欠揍地說了句“我昨晚抱的那個抱枕蠻不錯耶,哪裡買的?” “買你個頭,醒了就快給我滾!”廁所裡傳出小白奶凶奶凶的聲音,還到著剛起床沙啞。 井柏然嘴角忍不住勾起,小聲呢喃到“或許偶爾來玩也不錯呢,這的是,被治癒了呢,完全放鬆警惕了啊。”

坐在客廳的井柏然看著小白在鞋盒裡走來走去準備早餐,一種不知名的幸福感充斥心臟,小白果然是很能給人安全感呢,白敬亭,果然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呢。

评论

热度(8)